天災人禍,無常迅速
災難中經常看見
—張張驚恐的臉孔
一雙雙無助的眼神




當救難者冒險到達重災區時
經常被這種景象震撼
看見災民的無助
看見自己力量有限



來不及救
來不及伸出援手
眼看著生命就在一分一秒中
一個個的消失




【來不及】三個字
是慈濟50年來最刻骨銘心的感受

 來不及 

「來不及」三個字,是慈濟50年來最刻骨銘心的感受。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無常災劫,常常感到措手不及…..

來不及救,來不及伸出援手。眼看著生命就在一分一秒中,

一個個的消失,不論是時間來不及,或是空間來不及,

都是一樣的膽顫心驚,但也就是這樣的巨大壓力,

 才成就了慈濟50年,始終如一的行善之路。

 

逃生「來不及」 命如旦夕 





1999年9月21日,台灣大地震,這是最尖銳的「來不及」寫照。

慈濟人早已出門

住在台北市撫遠街的慈誠隊員柯武雄被強震搖醒後跳下床,

不是想著逃命,而是擔心這麼大的搖晃,

慈濟人可能都得盡早出動。這時電力已經中斷,

他在收音機中得知位於松山的東星大樓倒塌,情況危急。


短短三十秒的上下跳動
不只是一個「來不及」
是千千萬萬個『來不及』

與「來不及」拼搏的藍衣人

平日是辦桌總舖師的蔡明鴻立即飛奔回家,搬來大鼎大灶,

三點不到,在台北市饒河街夜市入口,已經立起慈濟帳篷,

大鍋裡熱滾滾著的,是即將為救災人員準備的早餐,

在災難中,慈濟人豎起了第一道溫情防線,

讓悲情不致潰堤。一場來不及的浩劫,透現出生命的本質,

也清晰呈顯出每個人的真正位置,

以及每個人的「無力」和「有力」。

夜間救援

在此同時,國軍官兵和各地消防救難人員,早已到達災區,

展開救援行動,從物資補給到傷患送醫甚至遺體運送,

國軍弟兄們,不眠不休,扮演超人似的關鍵性角色。

全台灣有三分之二的地區,都因集集大地震而停電,

但是救援的行動,仍然在最短的時間裡,

在北台灣和中台灣災區自動展開。

就在各路救難人員投入第一線緊急搶救工作的同時,

無數位像「柯武雄」和「蔡銘宏」一樣的慈濟社區志工,

早已不約而同,就地搭起了救難補給的照護中心。

各處救災人員的第一頓早餐,慈濟人已經準備好了,

是熱的。 


慈濟志工 陳 滿

 「那個阿公拿起這碗飯就哭了,所以我們陪著他哭,阿公說我一輩­子都沒吃過別人給的飯.............」

同在  同悲  同歡喜

凌晨驚悚過後、震災當天,估計至少有兩萬人次的慈濟人,

投入各災區的救濟工作。

匯聚各地傳回的消息,證嚴法師認為,受災者突然逃出來,

身無分文,急難救助金應該最為亟需。

此時,大部分台灣西部的金融系統都被地震震壞了,

沒有電,銀行不開門,提款機也失靈。證嚴法師立即指示,

從花蓮的銀行提領兩千萬元現金,

由兩名工作人員各背一半現款,迅速趕往台北和台中,

在最快的時間內,由慈濟委員一一將救助金發送給受災者。

當政府的救助金發放標準還未定案時,

慈濟發出的急難救助金,已達一億六千萬元。

許多穿著睡衣倉皇逃出、瞬間一無所有的災民,

領到的第一筆現金,是慈濟!

這是慈濟人豎起的另一道溫暖防線,讓悲傷不致潰堤。

 

上人與副總執行長通話:(交代處理細節)

端正 你們在那裏要很謹慎 救災的事情要很緊急去付出...

國外搜救隊

來自美國、俄羅斯、墨西哥、德奧瑞法等廿二國

近千名專業救生人員,帶著99隻搜救犬,

以豐富的搜救經驗和先進的探測儀器,不遠千里來到台灣。


地震發生之後四小時
以紀律和效率著稱的日本
決定立即派出救援隊到台灣

他們在台灣各災區,仔細搜尋,

不放過任何可能的生命蹤跡。第一時間內,

他們救出了六條人命和兩隻狗。無國界的愛心,

在患難中更顯得珍貴。

落難兄弟 土耳其

台灣大地震發生之前一個多月,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號凌晨,

土耳其中部和西部地區,發生了芮氏規模7.4的強烈地震,

將近四萬人傷亡、六十萬人無家可歸。

土耳其地震後的第四天,住在伊斯坦堡的台商胡光中,

眼看著許多國家的救援隊伍相繼到來,

獨不見台灣救難隊的身影,忍不住提筆寫下一篇

「救援土耳其,台灣在哪裏」的文章,投書到聯合報。 

 胡光中師兄1999年投書聯合報文章

殊不知,慈濟人早在地震後的第二天,即已到達伊斯坦堡。

這個四人小組原是在援助科索沃難民的行程中,

工作結束準備要回台灣時,緊急接到台灣花蓮本會的通知,

請其就近轉到土耳其勘查災情。

當胡光中因為不知情而抱憾土耳其有難,

台灣在哪裡的時候,

這個四人小組早已將三千條毛毯和睡墊,

親手送到災民手中了。

至此,篤信伊斯蘭教的胡光中,

因緣成為慈濟設立在土耳其支據點的第一顆種子。

當時擔任慈濟基金會宗教處專員的謝景貴,

在台灣大地震發生之前幾天,

即已動身前往土耳其,擔心雨季將至,災民將無處安身,

洽談簡易屋興建的相關事宜,刻不容緩。

身在異地,心繫故鄉。

慈濟志工謹記師父的叮嚀

「正直」「老實」地留在土耳其,沒有離開!

土耳其當地報紙因而以頭版,

刊登了台灣慈濟信守承諾的感人事蹟。

馳援土國 情牽苦難

1999年八月到九月間,

慈濟基金會發起「馳援土耳其,情牽苦難人」街頭募款,

多數路人慷慨解囊,

有菜販甚至高喊:你捐錢、我送菜,來響應這波善行。

但也有人說:土耳其在哪裡?台灣都救不完了,還救到國外去?

證嚴法師聽到這些話,心頭一震,

他憂慮世人的冷漠、與愛心的淡薄,

因而在9月19日,與全省慈濟委員座談的時候,

強調眾生共業,呼籲國人切莫自我詛咒,

還叮嚀大家,居安思危,用愛聚福趨災。

法師的呼求,宛若聲響極弱之音,輕輕烙下,

三天之後,九月二十一號,

台灣即發生百年來傷亡最慘重的地震,

證嚴法師的心中,悲痛莫名。

豈不知,災難永遠在人們猝不及防的時候當下即到,

無從躲避,無能怯懼,無可回逆!

災難現前時,一樣來不及。

 

【1999年9月22日志工早會】 



心急如焚的證嚴法師於災後第三天,

九月二十三號,決意親自前往中部災區……..

從花蓮到台中,繞行大半個台灣……..山線不通,

即轉海線,到了彰化再折返台中,等候接駁的片刻,

仍然心繫災民、埋首苦思賑災的細節。




證嚴上人到台中分會
掛心災民叮囑志工

災後一星期

慈濟便以高效率完成了興建簡易屋的簽約手續

 






給他一個 沒有改變他們生活習慣的生活空間



大愛村動工
上人行腳探視
做救人的工作
自己也要健康

慈濟1867戶大愛屋於11月21日完成啟用,

從9月22日開始動工,

僅用了59天,

動員慈濟志工18多萬人次。

馳援阿富汗 聲聲Tashker

一九九八年起,慈濟基金會數度馳援阿富汗,

其中,

就屬2002年1月的賑災行程最為嚴峻。

911事件之後的第三個月,美國決意出兵阿富汗,

原本就因天災和內戰民不聊生的難民人數,大幅增加,

聯合國糧食組織的緊急救援方案力有未逮。

慈濟基金會與美國騎士橋組織共同合作,

決意在峰火之中,

前往阿富汗北方的薩瑪干省提供救援物資。

 

 一行人剛到阿富汗時,氣溫還有攝氏十多度,

元月十三號發放當天,竟飄起雪來……寒雪不斷飄落,

氣溫持續下滑,

一家大小蜷縮在無法禦寒的簡陋帳篷內,

黑風來襲,嚴冬降臨,

襁褓中的幼兒睜著好奇的雙眼,全然不知母親的苦楚。

 

阿富汗境內上百萬流民正面臨著生存的挑戰,

他們什麼都沒有了,

包含活下去的勇氣和希望。






2002 阿富汗災民處境艱困

原本預定中午運抵的發放物資,遲遲未見蹤影;

載運物資的卡車沒有通訊設備,

團員們只能在白雪蒼茫中焦急等待;

亟盼這批「救命物資」紓困的難民們,

就立定站在不遠處,深怕一離開就錯過了物資發放。 






發放當天……寒雪不斷飄落

天色就要暗下來,聽說聯合國的運糧車曾經遭遇搶劫,

眼下飢餓的難民若領不到物資,大夥兒不知能否安全離開。

姍姍來遲的救援物資,終於平安運抵難民營,

面對難民苦候的焦急眼神,

團員們決定摸黑立刻將物資卸下卡車------

由於每袋物資都重達五十公斤,

要將它們從車上扛揹下來,置放在雪地上分類、排列,

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看到慈濟志工不畏沉重,

來回地扛著,當地部隊指揮官也趨前協助搬運。

三個多小時之後,

一千多包食物、六百餘桶食用油

以及四百多條毛毯的分配就緒,此時天色已暗,

發放預計明天一早舉行 






搬運援助物資




聲聲Tashker
是感恩
也是最美的報償

看到 就不能不救

的確,看到了,就不能不去救!

1991年,

中國大陸華中、華東地區,遭逢百年一遇的洪澇,

慈濟決定伸出援手。



1991 華東水災

證嚴法師在千夫所指的責難中,

堅定地告訴慈濟人:

既然看到了,就不能不去做,我們的腳走得到,關懷的手,就一定要伸得到!

在1991年8月16號出版的《慈濟道侶》中,

便記錄有這樣的文字:

呼籲所有慈濟人全面動員募款,

協助慈濟通過這項成立二十七年來最艱巨的挑戰

在那最艱鉅的1991年,

慈濟援助了安徽、江蘇、河南三省,

抱定打死不退、勇猛精進的菩薩心,

志工們以冬衣、棉被和充飢的米糧,

緊緊握起千萬災民的雙手,共同跨越兩岸的冰封與對峙;

盡管千夫所指,

證嚴法師只是輕聲寬慰慈濟人:行菩薩道,布施容易,忍辱難;

能捨、又能忍受別人批評,更是難能可貴!

跨越一九九一的踽踽獨行,

慈濟在中國,從發放糧食、禦寒衣物、棉被、獎學金、

慰助金、參與扶困計畫到興建學校、

房舍、福利院、醫院...... 

禦寒冬衣、救命食糧不能等,

可能翻轉孩子們未來一生的讀書、上學,同樣也不能等。

萬良紅的母校白竹小學,坐落在江西宜春的特困區飛劍潭鄉,

居民散居在高低落差一千公尺的丘陵間,

學生上學得搭船渡水才到得了學校。

上學之路艱難危險,翻船意外時有耳聞;

居民們故而積極籌款,希望尋得安全的地方建校。

但過程中幾回大風災,讓學校更加殘破。
危樓般的教室裏,學生衣衫破爛,

赤腳坐在磚頭上寫字上課,

就連老師批改作業也得克難地在膝上進行。

千里迢迢來此的台商志工看了,心生不捨,

立刻奔走募款援助。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號,

由大陸台商慈濟志工及資援建的第一所學校,

江西宜春市白竹小學落成啟用。

有了學校,當地居民依然經濟窮困,

三成以上的孩子被迫輟學。

志工們又攢積費用,親送助學金到每位貧童手中。

2007年,

江西宜春獎助學金發放的現場,當時仍是中學生的萬良紅,

早慧且有見地,主動上前,只想說出心裡話。 






2007 萬良紅

 

2013年八月,

中國江蘇慈濟志業園區舉辦華東區暑期大專生活營,

306位學員中,來自江西省的占絕大部分。

隊伍中不乏志工們陪伴多年再熟悉不過的孩子,

來自江西宜春的萬良紅就是其中的一位。

心存感恩的他們,縱使已經上了大學,

都抱持著一顆回饋社會的心,也






2013 萬良紅

一九九七同一年,

在貴州,慈濟志工首度前往丹寨進行扶貧考察,

從此揭開了在窮困偏鄉助學、建校的序幕。

丹寨線烏灣小學在一九九九年落成,

一棟有十間教室的教學大樓,解決了烏灣小學面臨停辦,

扭轉了四百九十六名貧困學生即將輟學的命運。

 

同樣是一九九九年的時空現實,

年初,貴州偏鄉烏灣小學落成啟用,

孩子們得以有書讀,能夠上學去,

台灣,

在九二一的遽變中,1546所學校受損­,其中293所校園全毀

證嚴法師在憂心災民無處安身,

繼而在一百多天裡,火速興建簡易屋的同時,

更心疼孩子們的教育會中斷。

孩子的明天,是世界的希望,

開啟孩子們明日希望的鎖鑰,則是教育。

希望工程 不能等 

證嚴法師提筆,一勾一學校,

總共勾勒出51所學校的希望,

然而,籌建學校的經費在哪裡?

教育是百年大計,孩子不能等。

擔心來不及的一念悲心 ,催促一路向前。

結語

時間不允許,空間不允許,

一切都在不足、不備之中卻必須發動,

在無力中出力,在悲痛中向前。

從來就沒有準備好過,從來就沒有來得及過。

一張張等待救援的臉龐,一棟棟傾斜的斷垣殘屋,

常常述說著,令人於心難安的訊息,

如果連我們都沒法去救難,

是不是就沒有人伸出援手了?

當年921地震後,

第一時間如果慈濟沒有認養下51家倒塌的學校,

是不是有可能這些學校就從此消失,

許多失學孩子的人生,從此改變?

誰能賭得起這麼沈重的後果?

百廢待舉,不能說不,連猶豫都不許,

也絕無三思而行的時空。

等一下,都可能造成無可彌補的遺憾。

當下做決定,都感覺不夠快。

馬不停蹄的前往,都覺得出發太遲。

慈濟人50年來,

奔忙於全球災難現場,從來沒有一次是來得及的。

但也就是在來不及的催逼下,

一次又一次的做在最前,堅持最後。 

 

編輯  何建明  李建興  崔菊芬  鄞煌明